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張老師月刊】每一次的創作 都值得嘗試和等待─專訪繪本作家施政廷 | 中原大學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新聞報導

:::
【張老師月刊】每一次的創作 都值得嘗試和等待─專訪繪本作家施政廷

【張老師月刊】每一次的創作 都值得嘗試和等待─專訪繪本作家施政廷

2018/01/30

叩叩叩…,聽起來,應該是小孩的腳步聲,而且由遠來近,愈來愈大聲。


「我~來~了!」小小孩細嫩的嗓音,像是掛在樹稍上的鈴噹,被一陣揚起的風,吹得東搖西晃,響著開心和期待。


快速脫下了鞋子,噗噗噗,小小身影一溜煙往書房裡鑽,急著尋寶一樣,跑過的地板,微微浮起一個個冒著興奮的小腳印。來到書桌前,小小孩使勁地墊起腳尖,兩手攀住桌角,下巴頂著桌面,一對黑森森的眼球咕嚕嚕地邊看邊問:「咦~你今天畫的是什麼?我也要畫~」


這是繪本作家施政廷的日常:孩子、畫圖、講故事。


從小就是喜歡看書的小孩


「從小我就很喜歡看書。」施政廷像是要開始說故事般,清了清喉嚨,然後講起很久很久以前…。


那時,他還是小學生,好奇心正強,可是他並不像其他男孩子們總是殺殺打打,他比較喜歡翻翻看看。雖然家境不是很富裕,「班上有一位同學的父親是醫生,家裡有好多好多的故事書,我們常常跑去他家找他看書。」


那時,東方出版社的少年小說,是最受歡迎的讀本,施政廷當然也是愛慕者之一,拚命地埋首啃讀。「因為花太多時間看課外書,成績當然不好。」講到這裡,施政廷忍不住笑了起來,毫不掩飾的笑聲裡並沒有遺憾,而是單純的開心。能夠沉浸在自己喜歡的事物裡面,對他來說,是最幸福的事情。


後來上了高職,他依舊喜歡塗塗寫寫。明明讀的是理工,可是他內在的文科毛毛蟲卻總是動個不停。再加上那時教國文的老師努力推動閱讀,簡直是合了他的意,於是,他開始寫新詩、編刊物,甚至當上畢業紀念冊的總編輯,「後來會走上繪本創作這一條路,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關連。」講到這,他的笑聲裡盡是快樂與滿足。


沒想到得了大獎


一九八八年,國內兒童文學的重要推手之一:信誼基金會,突然舉辦第一屆信誼幼兒文學獎的徵獎活動。「首獎的獎金有二十萬耶!」講起當初那筆誘人的獎金,施政廷不經意拉高了聲量。那時的他二十八歲,當過兵,在光啟社擔任幾年的美術人員,後來考上中原大學剛設立的商業設計系,成了一名自己從來沒想過的大學生。就讀大四,即將畢業的他正為前途發愁。他忍不住想,要是可以拿到這一筆錢,那就太…。


有夢最美,何況是初生之犢。他想著想著,可開心咧。不過,想著想著,他也清醒了:「可是,我完全沒有圖畫書創作的經驗呀!」到底圖畫書要怎麼創作?要畫什麼內容呢?他開始緊張,也開始絞盡腦汁想辦法。後來,他想起大學的課堂上,兩名曾經留學日本的老師傳授過和介紹過的插畫和技法,於是,他就照著印象,依樣畫葫蘆地完成作品、投稿徵選。


幾個月後,得獎名單公布,他摃龜了。


失望歸失望,生性樂觀的他倒沒有太難過,有了經驗值,隔年,他又捲土重來。這一次,可就跌破大家的眼鏡,他竟然獲選「圖畫書創作佳作獎」(首獎從缺)。


施政廷十分高興,不單單因為那五萬元的獎金,他更因此發現了新大陸:自己或許可以朝繪本創作發展。


鮭魚大王

聽故事、講故事,然後,畫故事


「鮭魚大王常常駕著船,辛辛苦苦的在海上釣鮭魚。海洋這麼大,要找到大鮭魚,實在很不容易。


鮭魚大王努力研究鮭魚的生態。他發現鮭魚通常在河流中孵化成長,然後沿著河流游向大海。鮭魚在大海裡長大以後,一定會算準時間,游回出生的故鄉產卵。


鮭魚大王靈光一現,想出一個好方法,可以輕輕鬆鬆抓到鮭魚。…」


《鮭魚大王》是二○一二年二月出版的,但其實,施政廷早在好幾年前就已經完成這本繪本。「那時,我常常跟朋友講鮭魚大王的故事,幾乎所有人聽完之後都哈哈大笑。」然後呢?「沒有然後。」


喜歡看書、喜歡聽故事、喜歡講故事的他,總是在看完故事、聽完故事之後,開始想著各種不同的故事,接著,畫面跳了出來,他便開始試畫起來,「如果感覺還不錯,就會繼續畫下去…。」聽著施政廷的描述,腦海裡浮現了葡萄成長的過程,一顆接著一顆長,層層疊疊,最後長成一串。可是,如果長到一半不長了呢?


「是呀,常常就是這樣,一開始覺得還不錯,畫著畫著,一段時間之後,突然被困住了,想來想去,就是不知道要怎麼發展下去…。」施政廷苦笑著說這是最苦惱的事,要嘛,作品就會拖上很久很久的時間才誕生,要嘛就是澈底難產。長不全的葡萄,於是孤伶伶地掛在藤架上,無人聞問、日曬雨淋,最後消失不見。


相片提供/施政廷


最喜歡和最想傳給後代的「孩子」


施政廷說,自從他連續獲選第二屆、第三屆信誼幼兒文學獎之後,他開始把創作繪本當成是一份工作、一個興趣,一件要做一輩子的事情來認真看待,而且,專注、開心、努力地「生產」。


「很多人都會問,我創作了這麼多繪本,我最喜歡哪一本?」施政廷又笑了起來,「唉呀,這很像問人家,你生了那麼多小孩,哪一個是你最喜歡的?」不過,施政廷還是應觀眾要求做了回答:「第一個孩子。因為是第一個,當然是最喜歡的。」所以,當年信誼幼兒文學獎的獲選作品《下雨了》是他的最愛,可惜現在市面上已經買不到了,可能是銷售狀況不好,出版社不再出版。


圖像裡可能有2 個人

至於上面講的《鮭魚大王》,則是有著精采的誕生過程:


施政廷帶著它向好幾家出版社推薦,卻總是沒有下文,他後來也試著配合出版社的建議和要求,調整過內容,不過,兜了一圈,還是沒有結果。最後,就這麼擱著。這一次是長全長熟的葡萄,卻沒有人願意採摘。


前前後後過了好幾年,才有一間出版社表達對《鮭魚大王》的興趣,最後書終於出版了。「現在還出版韓文版呢!」對於始料未及的大轉彎,施政廷當然是既興奮又開心,一方面驚訝不已,不過,另一方面,他倒是習以為常。


話說回來,如果要選一本作品當成傳家寶,他選《鮭魚大王》。「不管是這本書的出版過程,還是書裡面的故事,都是真實傳達了生命必然會遭遇的困境和存在的可能性。」當我們做一件事,可能很順利、可能挫折不斷,在結果出來之前,我們就只能努力去做、想辦法處理問題,並且等待時機的到來。對施政廷來說,持續努力、耐心等待,是《鮭魚大王》的精神,也是每個不同人生,相同的本質。「我希望我的孩子、孩子的孩子,能夠理解這件事。」


想要一直帶著讀者冒險、遊玩、享受


年輕時一頭栽進繪本世界,一眨眼就快三十年,這中間,除了創作,施政廷也和太太共同照顧兩個兒子,還有其他的孩子(太太從事褓母工作);另外,他還到大學兼課、在圖書館擔任說故事爸爸…。看來看去,他簡直就是孩子王,帶著大大小小的孩子們在故事國度裡遊玩、冒險,也帶著他們徜徉在想像無盡的繪畫世界。難怪年紀一把的他依舊童心未泯,「我喜歡跟小孩子玩,喜歡把心裡想到的故事講給大家聽,這些也成為我創作的原動力。」難怪他的作品風格會那麼多元,議題總是充滿奇想。


相對於其他同樣以繪畫為業的人,施政廷說走這一條路,自己是幸福且幸運的,他沒有太多的束縛,可以單純地把內心的想法給畫出來;他沒有太多太大的目的性,也不想過度迎合市場,「我想要帶著讀者透過我的作品,瞭解我眼中所看到的世界,然後和我一起享受我所享受的樂趣。」


【施政廷】

兒童繪本作家,喜歡嘗試不同的技法和材料創作,認為繪畫創作是最快樂的事。

出版的作品有《我的爸爸不上班》、《家是我最放心的地方》、《基隆廟口》、《鮭魚大王》等書。

二○一三年,《月光》系列作品入圍義大利波隆那童書插畫展。


文/高惠琳

師生的光

上課鐘響後,若你在人育學院聽到活潑逗趣的口哨聲伴隨著輕快的步伐向教室走來,肯定是李家遠老師沒錯!如此鮮明樂觀的個人特質不僅是家遠老師的特點,也是備受導生喜愛的原因。 讓班級的心更靠攏 學校也是學生們的第二個家 擁有導師資歷十四年的李家遠老師,為了提醒學生在外需要注意飲食營養、各類蔬果皆要均衡攝取,有一套獨門的小撇步!每學期的註冊日,老師都會為每位導生準備一顆蘋果,將「An ap
年齡的差距常常是一條大鴻溝,阻隔了晚輩與長輩良好的溝通,但是代溝這問題在許老師身上卻不曾發生。學生們願意敞開心房的原因其實很簡單,師生間的「相處原則與完全信任」就是王道,許政行老師笑著說。 用牧養的方式幫助學生往全人邁進 每個時代的學生都會有不同的特點,政行老師不僅會透過導生聚餐觀察近年來學生們的性格,也會透過一對一學生訪談來調整自己的輔導方式,更會依照導生上一學期的成績及弱項
臉上總是展露和煦的微笑,說話時輕聲柔語,態度溫婉謙和,黃美珠老師像是內蘊著淡雅馨香的花朵,散發清新的芬芳,與她接觸或交談,悠然美好的心情自然而生。 觀察成績單及假單 加倍關懷 註冊日前,黃老師閱覽學生的學習資料,逐筆作記錄及彙總在自製的EXCEL表中。註冊日當天,藉著這份詳實的筆記,開始和每位學生分享寒暑假的趣事、前學期的學習心得,並叮嚀需要加強的學科及給予選課建議等。黃老師十分關注學生
中原大學特聘教授兼策略長吳肇銘,就讀大學前過著無憂無慮甚至優渥的生活,卻因家中經商失利,因而體驗不同人生,他知道唯有靠努力才能改變一切;擔任教職後以「服務學習」理念在系上積極推動「縮減數位落差」工作,帶領學生運用資訊科技「打造別人的幸福」,曾幫忙建置桃園水蜜桃宣傳行銷網站,服務踏足台灣偏鄉、離島與原住民部落,更與學生一同前往泰緬邊境、柬埔寨、北印度、非洲馬拉威等國家擔任國際數位志工,助人,確實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