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報導

化工系曹明校友獻身台灣石化產業 貢獻良多

2013/03/19

在台灣石化產業發展過程中,中原大學化工系畢業校友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現任台塑石化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是本校化工系57級畢業校友─曹明,2011年至台塑任職之前,在台灣中油股份有限公司服務資歷超過40年,工作歷練豐富,尤其在工程技術、管理方面備受肯定,對於工安之維護竭心盡力。曹明校友以積極、認真之工作態度發揮專業影響力,對台灣石化產業貢獻良多。


曹明校友於1969年考進中油公司高雄煉油總廠,從基層工程師做起,一路獲拔擢擔任中油石化事業部執行長、中油副總經理,以及國光石化總經理等職務,65歲屆齡退休後獲邀擔任台塑石化公司總經理。曹明校友在專業上不忘與時俱進,除獲得中山大學高階經營碩士,並數度奉派赴美、日、法、德等國研習煉油新技術,引進有效能之管理制度及理念到公司內部,讓企業與自己同步成長,2003年獲得國家十大傑出經理表揚。


在中油,曹明校友曾經參與一輕工場之生產,三輕、四芳、二甲苯工場之試爐等工作,並負責五輕工場之規劃設計;規劃執行工場歲修及新設備檢修有功,使其順利運轉。最轟動的是化解五輕(第五輕油裂解工廠)設場之爭議,他代表公司與後勁居民溝通,妥善處理民眾抗爭事件,深得人心。


因工作表現優異,曹校友曾經榮獲經濟部優秀人員(1980年)與中國石油學會石油技術獎(1998年)。91年度,曹明校友領導石化事業部獲得中油公司工安環保績效考評第三名,推動OHSAS-18000職業安全衛生管理系統建制,並獲得經濟部標準檢驗局認證通過;他亦積極進行經營管理制度之建置與改進,領導部門獲得經濟部節約能源績效廠商傑出獎。接任台塑石化總經理後,曹明校友嚴格落實SOP標準作業程序之執行,大幅降低工安事故,他對於台塑石化的前景與競爭力相當看好。


曹明校友認為,要預防工安事故發生,最好的方法就是照著制度走,大公司的制度通常都很完善,只要照著制度去做,徹底執行SOP,並且落實「查核」機制,可使事故發生率降至最低;在確保安全後,工場能夠穩定操作,進而降低成本,這樣公司的成長空間也跟著變大。曹明校友表示,「從最基本的地方做起」,這是把事情做好的準則,可運用到工安,平常待人處事也是如此。


《工作不計較 快樂做自己》

回憶在中原的求學生活,曹明校友最難忘的是「四不」校規,當年學校規定學生不能抽菸、不能喝酒、不能賭博,也不可以在不正當場所跳舞,師長的嚴格要求,大大約束了學子年輕而易衝動的行為。他說,當時校長和教官經常巡查宿舍,老師、助教也常窩在宿舍跟學生討論課業,像是已逝的數學系杜詩統老師最愛和學生互出考題比賽,在陪伴學生之餘訓練他們的數學能力,令曹明校友至今難忘,他說:「中原老師除了傳授學生知識與專業教育外,也是學生最好的學習榜樣!」


曹明校友對於母校的薄膜研究中心十分看好,尤其在未來水資源缺乏的情況下,薄膜若能在海水淡化上有進一步運用,並且降低成本,將對中原研發能量及產業發展助益甚大。


「在公司內部,穩穩當當地做,該學就學,該做事就做事,不要計較。」他表示,每個人都會碰到挫折,遭遇挫折就要想辦法克服,而且要保持愉快、進取的心情,才能在事業上發展;此外,「健康」是一個人最大的本錢,擁有健康才能擁有美好人生,而「快樂做自己」則是曹明校友認為最幸福的事情!


曹明校友說,大部分中原人秉持樸實、誠實、踏實、百折不撓的精神在社會上服務,都是來自於中原老師的潛移默化影響。過去他在中油公司服務,公司內有許多中原化工系畢業校友,他們都是堅守崗位認真付出、不好高騖遠的好員工,在業界風評很好,他也期望學弟妹們也能夠一步一腳印,持之以恆地奉獻所學,讓「中原人」樸實、認真的好名聲在業界永遠流傳。


校友視界

【張博亭╱台北報導】年輕人嘆求職不易,身心障礙者找工作更難,今年獲得北市勞動局表揚的正妹就業服務員吳靜如,近7年已幫200多名身障者找到工作,其中逾7成是精障者,偶爾要當發洩情緒的出口,還要鍥而不捨說服僱主聘用,曾累到住院,她樂此不疲說:「看到他們說說笑笑的臉,覺得辛苦都值得。」32歲的吳靜如大學讀心理系,畢業後曾當補習班班導、保險業務員,後來轉業到台北榮總任就服員,目前北市勞動局委託北榮辦支持性
最近幾年,氣候變遷影響農作物生產,連蜂蜜也不免遭殃,產量下滑;如何減少蜜蜂死亡、避免蜂蜜減產,成為蜂農重要的課題。對29歲、養蜂只有三年的蜂農李姿瑩來說,這是一項挑戰。來到李姿瑩位於大漢溪附近的家,只見她穿著袖套、長褲,站在樹叢裡,一邊提著燻煙器,冒出樟木燃燒的陣陣煙霧,一邊熟練地從蜂箱裡拿起蜂片,觀察蜂王、雄蜂和工蜂的動靜。健康亮紅燈 返鄉接家業當打開蜂箱的那一刻,上萬隻蜜蜂聚集一起,顯得密密麻
2017年10月15日 / 蘋果日報夾子電動大樂隊的小應(應蔚民)昨回母校中原大學獲頒醫工系榮譽系友,正在拍攝民視新戲《實習醫師鬥格》的他特別跟劇組告假前往,他說:「當年考上醫工系後,2度想轉系,但爸媽都不同意,我因此自我放逐,抽菸、喝酒逃避現實。」不過他當兵時被分派到精神病院,「看盡人生百態,很多高知識分子都瘋掉」,更立定志向未來要做自己喜歡的藝術工作,退伍後也因他的醫工背景,在醫療器材公司上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