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豐富母校館藏 陳柏宇校友捐四百餘冊書籍 | 中原大學Chung Yuan Christian University

新聞報導

:::
豐富母校館藏 陳柏宇校友捐四百餘冊書籍

豐富母校館藏 陳柏宇校友捐四百餘冊書籍

2004/09/15

將一生的青春、歲月都投入在觸媒研究的陳柏宇學長(化工系56級),原任工業技術研究院化學工業研究所正研究員,自兩年前退休後,開始整理藏書,並將其中四百餘冊捐給母校圖書館,豐富學校館藏,對母校與學弟妹助益良多,值得讚揚!

專攻觸媒研究

  

陳柏宇學長當年自中原畢業後,先至楊梅啟明中學、楊梅中學教書,而後赴日留學,在東海大學應用化學科碩士班,攻讀觸媒領域。學成後,他留在日本企業服務,但感受到強烈的排外情結,後轉至工藝大學任教。大約一年後,他向國科會申請回國服務,被安排至聯合工業研究所(工業技術研究院前身)任職,前前後後服務了28年,91年退休。

  

在工研院服務期間,陳柏宇學長在觸媒技術之應用與研發上頗有建樹,在國內外觸媒研討會發表近百篇的論文,尤其,固體酸觸媒及沸石觸媒的應用研究成果更被國內外學者多所引用。曾經榮獲中山學術文化基金會頒發的「中山技術發明獎」、經濟部「科專計畫成果優良獎」,以及化工界的至高榮譽「金筆獎」,在院內也多次獲得金牌獎、銅牌獎、團體獎…等多項獎勵,並為工研院取得30幾項專利,於民國76年升任正研究員。

將閱讀之樂分享出去

  

工研院的定位介於學術單位與工廠生產單位之間,經常要把學術單位的研究成果消化後,提供給廠商去應用;另一方面,廠商若有技術上的問題無法克服,也會委請他們進行研究,尋求改善之道。在工研院,他一方面可以吸收到學校最新的知識,同時也可以了解業界廠商的需求,因此,大量閱讀專業書籍變成他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份。

  

陳柏宇學長最喜歡到日本的舊書攤〝挖寶〞,到世界各國書店看到最新的書籍也都會買回來。他相信,唯有基本知識充足,才能進一步談研發或創新,閱讀使他的基本功夫做得更紮實。

  

陳柏宇學長捐給學校的四百餘冊書籍中,以化工基礎教育、工具書、觸媒專業領域等三大類書籍為主,尤其中原在這方面的研究不多,他希望能藉此吸引更多學弟妹往這個專業去探索,培養更多化學尖兵。

  

他建議母校應該選幾個專門領域去全力發展,樹立中原的特色,這樣才能打破「名校迷思」,使中原在眾多學校中獲得青睞。

 

呼籲校友響應募書活動

  

大約在兩年前,陳柏宇學長因為心臟疾病及手術,必須在家休養,遂申請提前退休,當工研院顧問一年後,辭去職務專心在家帶孫子,和妻子倆享受「含飴弄孫」之樂,生活相當愜意。

  

陳學長笑說,書放在家裡,總是忍不住想翻,現在大部分的書都送出去了,反而落得輕鬆自在。有部分藏書也分別捐給靜宜大學及逢甲大學,提供有興趣的教授參考。

  

陳柏宇學長表示,許多和他同時期的校友都已屆齡退休,校友們退休後若能把自己在專業領域的藏書捐給學校,相信對學弟妹來說是很有用的參考資料,也能逐漸建立學校在某專業領域的實力,對於母校圖書館發起募書運動,陳學長舉雙手贊成,並且呼籲校友們多多支持!


校友視界

碩陽電機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林明昌學長(工業系76級、企管碩專91級),2019年12月榮獲象徵華人創業家最高榮譽之第42屆「創業楷模暨創業相扶獎」,副總統陳建仁先生親自頒獎表揚。「創業」是林明昌學長一生追求的夢想,出身嘉義農村的他,經過中原工業系與企研所專業知識的培養及業界工作的實戰歷練,打下創業成功的根基,在車用馬達的領域裡開創屬於台灣人的品牌驕傲。碩陽電機專業從事於精密馬達、醫療用馬達、電動輪
一位從台塑基層做起的年輕人,被台灣「經營之神」王永慶先生指派前往美國開疆闢土,卻因積勞成疾罹癌而一度離職,12年後病癒的他獲邀歸隊,憑著永不放棄及篤實的工作態度,如今已接棒成為第二代專業經理人,現任台塑公司董事長兼總經理,這位不畏命運挑戰、勇於開創自我與台塑新生命的人,正是中原大學化學系55級畢業校友林健男學長。 林健男學長還有一個新榮銜是「工研院院士」,不僅為台塑企業有史以來第一位工研
工研院15日於新竹院區舉辦「第八屆工研院院士授證典禮」,新科院士名單上出現了台塑企業董事長林健男,在台上親自由總統蔡英文頒授工研院院士證章及證書,他成為台塑集團有史以來第一個工研院院士,在致詞時,談到感謝家人的支持,他當場落淚。 林健男今年已超過76歲,對於能獲得工研院院士殊榮,他特別感謝台塑公司全體同仁,以及集團總裁王文淵,他是台塑老兵,民國55年中原大學化學系畢業、當完兵後隨即進入台
「我不是很認真上課的學生耶!」工業系校友曾崇凱開懷著說。回憶那段在中原唸書的日子,雖然在專業知識的汲取上沒有牢記至今,但全人教育的薰陶,尤其是通識課程傳授的人生哲理,卻烙印在曾崇凱心上,不僅讓他了解自我價值何在、培養他凡事感恩惜福的態度,更註定了他對社會的正面影響力! 把求學的兩次失敗 當作最美的祝福 不是很認真上課的學生,在大三升大四時還是得到工廠實習。那時曾崇凱被迫要幫派德